[嘉定]公共安全之“路”缘何如此曲折

发布时间:2014-07-17    查看次数:556次

机动车是司空见惯的交通工具,但是驾驶不当却极有可能引来大麻烦。2010年至2013年间,嘉定区法院共审理了5件与道路交通有关的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件,涉案驾驶者或为牟取不法利益违反交通法规,或逞一时之快醉酒驾驶。他们的行为虽未造成严重后果,但均对不特定多数人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造成危险,以下就对三起典型案例进行分析。

【案例一】

制造车祸的职业碰瓷党

2009年6月26日11时,程某等人驾驶车辆行驶至嘉定区宝安路附近时,见被害人驾驶轿车在该路段行驶时变更车道,于是故意加速撞击该车,造成前车违章变道发生事故假象,待交警认定被害人负事故全部责任后,程某以修理费的名义从被害人处索得人民币1000元。

2009年6月至8月间,程某与他人共同采用驾驶车辆故意加速撞击前方变更车道行驶的车辆等方法,在上海市嘉定区、普陀区、杨浦区、松江区、浦东新区、南汇区、黄浦区、闸北区等地的公共交通道路上多次制造交通事故,每次都会索要400—1200元不等的修理费。

公安机关经侦查,确定程某有重大作案嫌疑,于2009年9月30日对其上网追逃。2011年3月25日,程某投案并如实供述了上述事实。

法庭上,程某坦白,自己是因为手头缺钱,才和朋友想出通过“碰瓷”的方法来赚钱的,而索要来的修理费,一小部分用来修理车辆,大部分则被他们几个挥霍掉了。

公诉人向程某提问到,“用这种方法去骗钱,万一控制不好出大事怎么办?”

“当时没有想这么多。”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程某伙同他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所控罪名成立。故判处程某有期徒刑三年八个月;责令程某退赔犯罪所得,分别发还被害人。

【以案说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14条规定,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在本案中,韩某等人在城市主道路上驾驶机动车“碰瓷”,他们意图侵害的对象事先并不确定,虽然最终侵害的具体对象是特定的,但是,这并不妨碍其“碰瓷”行为具有危及公共安全的属性。

在城市道路上,车流较大且有行人经过,在韩某等人实施“碰瓷”的过程中,不确定因素较大,很可能因为车速、方向等因素控制不当,导致严重的交通事故,进而造成不特定或多数人的死伤或者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

【案例二】

接二连三撞车的醉酒人

2011年3月3日,韩某受同事之邀为其哥哥庆祝生日,饭局上,几次推脱,还是难免喝了好多黄酒。饭后,韩某竟自己驾驶车辆返回住处。

之后,韩某在饮酒的状况下,驾驶一辆面包车行至上海市嘉定区曹安路翔江路口时,与停在路口等红灯的彭某的车子发生追尾,随后,韩某的车子再次撞击彭某的车子,导致彭某的车子与前方正在等待红灯的另一车辆追尾。彭某及前面车辆的司机下车后发现,面包车内的韩某赤膊趴伏在方向盘上,昏迷不醒。看到此情,彭某立即拨打了110报警,过了一会,韩某醒来,并拿起车子里的榔头和菜刀。在将彭某车子左后车窗砸破后,用菜刀将前面一辆车子划损。

随后,韩某手持螺丝刀拦截路过的季某驾驶的厢式货车,劫得该车后驾车沿公路向西行驶,沿路撞击了一辆电动自行车、三辆轿车和一辆清障车。

在韩某驾车逃离的路途中,公安机关派出民警驾车对其进行追缉拦截,韩某非但不停车接受检查,反而又驾车撞击警车,造成两辆警车损坏。后韩某因车辆无法移动而被警方抓获。

经鉴定,韩某当时血液中乙醇含量为1.83mg/ml,属醉酒驾车;其造成车辆损毁费用共计6万余元;其劫得面包车价值3万余元。

公诉人认为,被告人韩某醉酒驾驶面包车追尾造成两车损坏,随后驾驶劫得车辆在公路上行驶,足以对不特定人员和公共财产构成了现实的危险,在公安民警驾车追缉拦截其的过程中,故意撞坏警用车辆,其行为应以抢劫罪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数罪并罚。

而韩某则辩称,他当时确实喝酒喝多了,已经丧失辨别能力和控制能力,而开走别人车的意图也并非抢劫。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韩某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抢劫公民财物,数额巨大;又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其行为已分别触犯刑法,应当以抢劫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并依法对其数罪并罚。

最终,法院判决被告人韩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以案说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8条中规定,醉酒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14条规定,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在本案中,韩某明知酒后驾车违法、醉酒驾车会危害公共安全,却无视法律醉酒驾车,特别是在肇事后继续驾车冲撞,造成车辆损伤,并冲撞警车,说明其主观上对持续发生的危害结果持放任态度,具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故意。

韩某在醉酒驾车的过程中,其路边拦车、醉酒驾车横冲直撞的行为,足以对道路上的不特定的公众造成安全威胁。本案案情发生在夜晚的城市公共道路上,司机本身就应处于精神高度集中状态,但韩某却醉酒驾车,难以控制好车辆的速度和方向。这一点,从一位证人的证言中也得以体现——车速很快,而且转弯后没有回准方向盘。如此驾车,必然对城市公共道路上的人群、车辆造成安全威胁。

【案例三】

高速路上的套卡黄牛

2012年6月的一个凌晨,张某驾驶一辆破旧面包车至某高速公路收费口处,经收费站拿卡后驶入收费路段。正常行驶到匝道口处,张某实施掉头,随后沿高速道路逆向行驶约250米至事先由老乡撬开的隔离墩缺口地带。稍作停留后,张某驾车穿越隔离墩缺口,驶入对面车道。紧接着,张某又横穿该车道,在事先盘查好的高速公路隔离栏缺口处,驶出收费高速公路路段,通过城市快速路(不收费)离开现场。

这样,经过一次掉头、一次逆行、一次横穿高速、两次穿越隔离墩、隔离栏后,一张“免费”通行卡便被张某取得。得卡后,他来到另一高速公路收费站路口,将套取的通行卡以20元的价格,兜售给过路的大货车司机。

几分钟就能套得一张卡,一转手便得利20元,仅一晚的时间,张某通过反复在高速公路上逆行、穿越,就能套取十几张甚至几十张通行卡。

在此后的半年间,张某反复在凌晨2点至7点实施上述行为1000余次,共获利2万余元。

2012年12月,公安机关接到高速公路管理单位报案后将其他几名实施同样行为的犯罪嫌疑人抓获,张某见状后在家属的规劝下主动投案自首。

公诉机关认为,张某为牟取非法利益,反复在高速公路逆向行驶、占道停车及违规穿越隔离设施,累计达1000余次,危害到相关路段的交通安全,已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庭审中张某如实供述了套卡的经过,并交代道,远途大货车司机在驶出高速公路时如果使用从他那里购买到的通行卡,便能少缴先前路段的通行费,规避几十元甚至几百元的费用,利益诱惑趋势他不断实施上述行为。

法院审理后认为,张某在高速公路上反复实施违反相关安全条例和规定的行为,足以对高速公路上不特定的道路参与者的生命财产造成威胁,其行为构成《刑法》第114条规定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结合张某有主动投案自首的情节,以及到案后如数退赔所有违法所得,因此依法对其从轻处罚,最终判处张某有期徒刑四年,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以案说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14条规定,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本案中,在张某实施调头、逆行、穿越隔离设施等违规行为时,高速公路处于运营状态,很有可能有正常行驶车辆通过相关路段。而张某于凌晨时分作案,此时驾驶员往往较为疲惫,且天色昏暗视线不佳,可能来不及采取避让措施。由于高速公路上车辆通行速度很快,一旦发生交通事故,其后果往往是难以预计的。

且据张某当庭供述,其并未采取类似放置警示物等方式避免事故发生,而只是在穿越隔离设施时打了双挑灯,并仔细观察路况。但是开启双挑灯并不足以避免事故发生,因此张某的行为足以给相关路段不特定的道路交通参与者带来潜在危险。

【法官提醒】

法律出于保护公共利益的考虑,将那些足以给不特定多数人生命财产安全造成危险的行为作为犯罪来处理,即便基于该行为尚未造成严重后果。

近年来,驾驶员不注意行车安全,实施抢闯红灯、逆向行使、高速飙车等危险行为的情况时有发生。有些驾驶员轻信依靠娴熟的技术就可以避免事故的发生。有时的确能够幸免,但当时没有发生事故不代表日后不会发生事故,也许就在不经意间,不特定公众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正因为他们的违规行为而被置于危险之中。而一旦法律上做出这样的认定,车辆驾驶者将面临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因此驾驶员在驾车时应更多地从自身安全以及其他道路交通参与者安全的角度出发,遵守相关的法律、法规,不要因为逞一时之快而将他人和自己的安危置之不顾,酿成终生的悔憾。